情书小说故事网

情书小说 > 小说 > 正文

岳母是醫生

小说 125 ℃ 字体调整:

        我和女友大學戀愛了4年,我的老家在東北的一個小鎮,女友家在江南一省會城市,非常幸運的是畢業后我們在她父母所在城市里找到了工作。因剛畢業我們還沒有自己的房子,在我們結婚前的三年,我無法拒絕地被準岳父母安排住在了家里。岳父母真的是非常善良的人,在這些年里對我都像對待自己的孩子那樣給予我無微不至的關懷,在這里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心里還是有點矛盾,感覺自己有點不厚道,除了我心里隱藏了這些邪惡的想法之外,我亦對岳父母像對待自己的親生父母一樣孝敬。

  女友是獨女,因此當時岳父母都四十多歲,加之平時比較注意保養,看上去很年輕。岳父在政府部門當著一個不大不小的官,對待家人非常和藹。岳母在市里一三級甲等醫院擔任科室主任,雖已年近五十,但絲毫不失年輕時的姿色,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以前在誇女友漂亮的時候,她總是說那當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岳母年輕時那是當地一大美女。我也見過岳母年輕時的照片跟現在女友看上去如若一人,只是打扮相對要保守些。(當然,這是結婚后女友有次給我翻看家里的相冊才看到,傻丫頭還說,怎麽樣,我媽媽漂亮吧,我點頭傻笑,說我老婆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老婆樂的直笑,那傻丫頭哪里知道,我當時對岳母已經開始了有些許的淫蕩的思想啊)。

  結婚前在女友家住了有三年多的時間,住在一個里生活中難免出現了些小小的插曲,也正是因爲這些插曲讓我對岳母的那種情節愈演愈烈。

  岳母家房子不小,我剛搬入時被安排在單獨一個房間里,也就是女友的隔壁,因爲還沒結婚,當時岳父母自然不會安排我和女友住在一個房間里,其實他們當時也不知道我和女友已經在上學時就同居了。

  開始的一周我還是比較老實,但時間久了我和女友不在一起,我便開始想辦法,后來終于壯著膽子從陽台上翻入到女友的房間里(我的房間和女友的房間共用一個陽台),剛開始我們動作還是比較小心,也許是因爲太久沒在一起了,我們動作不自覺的有些激烈了,正當我們感覺高潮快要來的時候,突然聽到岳父母的房間開門的聲音,我們趕緊停了下來,等了一會聽到拖鞋的聲音,和倒水的聲音,女友小聲告訴我說是岳母,她最近幾年一直睡眠不好,晚上要服藥的。等到岳母回房間后我們才小心翼翼地繼續,這時我發現小弟弟已經被嚇軟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翻回自己的房間,小睡了會便起床,穿戴好推門出去。岳父母已經起床準備去上班了,岳母已經給我和女友準備好了早餐。我叫了聲叔叔阿姨早上好,便快步走進衛生間洗漱,心里直跳,不知道他們是否覺察我昨晚到女友房間的事情,岳父一直是和藹地微笑著,岳母祝福我吃早餐坐哪路車注意俺去之類的邊出門去上班了。

  女友說岳母那段日子一直睡眠不好,因爲女友的房間和岳父母的房間一牆之隔,在安靜的夜里我無法安慰自己說他們昨晚沒有聽到些什麽動靜,畢竟當時我們還沒有結婚。之后的一段日子里,一切風平浪靜,我已經每天翻窗入女友房間,第二天再翻回去。

  只到有一天女友很神秘地對我說,老公,我媽找我談話了,她讓我們多注意怕我們出現意外,畢竟那時候我們還沒結婚,先懷孕后結婚怕會被周圍人說閑話。

  但沒有明確說反對我們的這種行爲,當然他們也知道反對也起不了什麽作用,因此是默許了。岳母雖沒對我說什麽,但我總感覺岳母看我的眼神有點怪。也許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先從我第一次接觸岳母的內衣褲開始,那是有天我在休假,家里其他人都在上班,作爲一個勤快的準女婿,我肯定要表現一番,首先是收拾房間,擦地板。

  家里有兩個衛生間,一個是共用的,一個是岳父母單獨小衛,拖地時我第一次走進岳父母的衛生間,這也是我第一接觸到了岳母的貼身物件,雖然平時在陽台上一只可以看到岳母換洗后衣物,但在陽台上晾曬這,加之家里人都在,我也沒有好好觀察過。這次則不同,衛生間衣簍里正是昨晚岳母換下而還沒來得及洗的胸罩和內褲。

  在好奇心的作用下我小心地拿起了岳母的內褲,那是一件米黃色的平角內褲,樣子還是有點保守,在裆部的位置還存留些一干了分泌物。大家都知道,這時候的內褲裆部因分泌物變干而變硬,裆部正好保留了一定的形狀,從里面看起正是嵌入岳母私處縫隙的形狀,我拿在手里,想象著岳母陰部的樣子。感覺下體充血,頓時就硬了。

  那天是我第一拿著岳母的內褲想象著她裸體的樣子手淫射精。也因此開始了對岳母的意淫,甚至于在和女友再房間嘿咻時我腦子都會想象著岳母的裸體,每當在和女友翻云覆雨時聽到岳母在客廳走動時,我非但不會緊張,反而會感覺更加刺激。女友不知內情,小聲說老公小聲點,別讓爸媽聽到,越說我動作幅度反而越大,不知道當時岳母有所覺察。

  雖然我時常翻入女友房間求歡,但每次只能當大家睡下翻窗入室,畢竟不方便。我有時候也會自己在房間靠五姑娘解決。狼友們都知道,handjob之后弟弟總會流些口水遺留在內褲上。

  有一次我在被窩自己解決后用手紙擦后隨手便把那紙團和內褲壓在床鋪邊上,想第二天再丟掉,換洗內褲。也許是射精后的疲憊吧,第二天起的有點晚了,直至被女友叫醒才慌忙起床去上班。床鋪也沒收拾。

  當中午回家后也啥了眼,因想回來把昨晚的汙物處理掉而提前回來,卻發現岳母已經在家了,而且穿的居家服在給房間做衛生,明顯沒有去上班,那天她在休息(狼友們應該知道,醫生都是輪休的,不像我們周末那麽有規律。),我問了聲阿姨好邊快步走入自己的房間,進去便傻了眼,我的床單被罩都換了,昨晚換下的內褲和紙團都不翼而飛。

  我心里頓時緊張起來,終于在陽台上找到了洗過后的內褲。岳母一定發現,是傻子都明白昨晚我做了些什麽。岳母叫我去吃水果,我說阿姨辛苦您了還幫我洗衣服,說這話時我都覺得自己衣服那兩個字聲音小的自己似乎都聽不到,那個內褲我不好意思說出口,但一個內褲叫做衣服我自己聽了都覺得好笑。

  岳母笑笑說在家里她正好休息,我上班忙就順手幫我把衣服搓洗了……當時我瞬時感覺臉發燙了……還居然是手搓洗的。岳母應該是把我當自己的兒子對待了,也沒說別的,后來她說的別的話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了,大意是要我多吃水果,晚上不要熬夜云云。岳母一定知道了那晚我的醜行。

  我在羞愧了幾天后日子一切相對平靜。后來也發生了幾次尴尬的事情,比如我誤闖入沒鎖門的廁所發現岳母正在里面,岳母在客廳沙發上睡著春光外泄等等,這些事我回頭都在后面詳細記述。

  這里要著重說一下我住院的那段日子里的事情。

  那是在岳父母家住了半年的時間,我有次在健身房鍛煉,在使用健身器的時候用力過猛,使以前做過的疝氣手術複發,當時是在右側陰囊內由腹腔墜入一個囊狀物,劇烈的疼痛當時使我差點昏厥過去。急忙給女友打電話,她開車接我送到醫院,當時岳父正好出差不在家,在路上女友給岳母她電話讓她聯系泌尿科主治醫生,女友在邊開車邊向岳母描述我的病情的時候,我除了下體疼痛之外,更多的是感覺臉部發燙。

  有熟人在醫院就是有這樣的好處,無論醫院病人再多,有熟人都無需挂號。

  岳母很快給我聯系了醫生,在由泌尿科主任初步檢查后,岳母又和女友攙扶我做B超檢查。

  從開始到我手術后住院療養,岳母一直陪在旁邊。在泌尿科檢查時,醫生是個五十左右的男醫生,當著岳母的面我拉下內褲被醫生檢查病情。在做B超時更是讓我尴尬又感的刺激。當時岳母找的也是B超室的主任,一個四十多歲的保養很好的女醫師,她拿著B超探頭在我裸露的陰囊上移動時,岳母一直站在那主任旁邊,不時詢問這那女主任什麽,在旁邊是個估計剛畢業不久的女學生,女主任邊檢查邊說右側睾丸大小多少多少厘米之類,她略微發涼的手腕不時碰觸著我的陰莖,讓我險些沖動。小 女孩記錄著。

  岳母不時的問著問題,她應該是太擔心我了。

  我尴尬的閉著眼,一次悄悄虛睜開眼正好看到岳母目光放在我下體的位置,我趕緊閉眼,生怕她發覺讓自己更尴尬。同時也極度地控制著弟弟,生怕他不識時務的站起來,那時我居然忘記了疼痛,自己都佩服自己。與我當時做檢查的床位一簾之隔是另外的一個女孩在做檢查,應該是在做陰道B超之類,聽到那邊的醫生說什麽褲子褪下,腿分開,別緊張之類的……因爲我當時情況有點緊急,被匆忙找了個彩超機器便檢查了(應該主要是女性檢查室),旁邊不時有其他的女人走來走去,盡管有簾子,當時夏天由于空調的原因,簾子擺動著,兩張檢查床基本上間隔如若無物。我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主動感受這陰囊的疼痛來壓制蠢蠢欲動的弟弟。

  在后來就是驗血手術住院等。這過程中我又非常不幸地被女護士給弟弟備皮,遭遇女麻醉師,手術時被醫院女助工脫內褲弟弟被騷擾等。以后有機會慢慢道來。

  單說住院的日子,因爲我的家在東北,到這個城市還是相當遠,怕父母擔心當時也沒告訴我父母我住院的事情,岳父當時出差,要過兩天才能回來,于是女友請假照顧我。岳母在醫院里工作,工作之余也常常跑過來看望我。

  做過手術住院的朋友都知道,手術后第一晚是比較關鍵,一般病人會被上導尿管,因岳母在醫院的因故吧,很多能省則省的開銷被省去了,我的是小手術,沒上導尿管,爲解決小便岳母給我買了小便壺。

  第一晚上岳母和女友都首在病房照顧我。他們母女二人擠在旁邊的一空床位上守著我,當麻醉過后是傷口錐心般的疼痛,我的額頭后背都應疼痛直出汗,在后半夜的時候岳母起床查看我時發現了我的狀況,見我痛的厲害她邊出去找值班醫生,也許是她本身就是醫生的緣故,她找來了一枚止痛栓,我還沒來的及說什麽她便掀開我身上蓋的毯子,輕輕分開我的腿,要我輕擡臀部,她一只手輕輕托起我的陰囊,另外一只手將那枚小筆帽似的止痛栓推入我的肛門呢,然后輕輕放下我的陰囊,過會她又找來一干燥的毛巾,疊好墊在我的陰囊下防止下墜增加我的疼痛。

  整個過程,也許是因爲岳母是醫生的緣故,沒有忌諱這些男女之別,更或許是她把我當親兒子,又不忍心吵醒熟睡中爲我擔心了一整天的寶貝女兒,所以岳母沒有叫醒女友來爲我做這些事情。因疼痛的原因,我當時沒有絲毫的邪惡想法,更沒有拒絕什麽,只是后來出院后回想起來再荷爾蒙的作業下我邪惡的想法多了些,回想當時的情景弟弟迅速充血。

  再后住院的一周里,偶爾在岳父和女友不在而又十分尿急時不得不由岳母爲我接尿。記得那次剛手術第二天,因打了吊針的緣故我憋尿有點厲害,恰巧女友出去吃飯而岳父還沒回來,岳母來病房探望我發現了我的囧態,問我是不是想上廁所,礙于面子,我忍住說沒事還不是很急,岳母說現在可不能憋尿,剛手術可千萬小心,在母愛的作用下她拉上簾子,一手拿著尿壺,一手輕輕捉起我的陰莖放入壺口內,因剛動完手術,加之緊張,我盡管憋的厲害但怎麽也尿不出來,急的厲害,等了許久不見動靜岳母低下頭看了看壺,又看了看我的下體,問我是不是尿不出來。我點頭,于是岳母找來熱毛巾,輕輕地蓋在我的小腹接近前列腺的位置,一手拿壺,一手輕輕在我小腹按摩著,輕吹著口哨,讓我放松。(這辦法真的很管用,遇到此情況時狼友可以試驗下),不一會我終于把憋了很久尿液排了出來。

  岳母放下便壺,便用毛巾和酒精棉順便幫我擦洗龜頭處遺留的尿液以及陰囊及腹股溝處手術時遺留的血漬,整個過程我的下體又好無遮攔地暴露在岳母的面前。而這時緩輕了的疼痛沒有抑制住弟弟的勃起,我的陰莖不知羞恥地在岳母面前由死蛇一般慢慢變硬,岳母那時正看著我的下體做著清洗消毒工作。

  在我的陰莖剛剛立起一個角度時,岳母拿毯子爲我蓋住身體,起身去衛生間倒我的汙物去了。幾分鍾后岳母走過來對我微笑著說她要去科室看一下,要我自己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亂想,有事叫醫生。岳母一定發現了我的囧態,猜到了我腦子里少兒不宜的思想了。

  我在岳母面前已絲毫沒有了秘密可言,當時我很尴尬,安慰自己也許岳母是醫生,在醫生面前沒有男女之別;也許岳母待我如親生兒子般,兒子在目前面前更沒秘密可言。

  后來住院的日子都是女友和岳父爲我擦洗身體,岳母偶爾會抽空在我的主治醫生查房時查看我的傷口。當時因爲手術后的原因,陰囊水腫的厲害,那幾天岳母跟我主治醫生爲我檢查的較勤,慢慢滴我減弱了在岳母面前裸露下身的羞澀。

  后來順利出院,回家休養。大約在出院后兩個多月的一天,女友悄悄地告訴我說岳母想要我去醫院做下檢查,主要是做個精子檢查,她擔心我那次的傷情對睾丸造成影響,我完全理解,女友是獨女,岳母希望自己以后能有個外孫,所以有了過分的擔心了,我沒法拒絕,第二天是周末,上午我和女友來到醫院,岳母從檢驗科要來一個小瓶子,將我帶到一個比較偏僻的房間,應該是護士們的休息室,她讓我把門在里面鎖好,她和女友在門外等著,等我結束后她拿著標本送到檢驗室去。

  我一個人在休息室里,傻瓜都知道怎麽做,在醫院里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做精子檢查,我與他們唯一不同的是,在護士的休息室里(大部分醫院這些事情應該是在臭氣熏天的廁所內完成吧,隨時還要警醒別人的闖入,忍受別人異樣的眼光),岳母和女友門外守著,我在房內手淫,有木有啊同志們。很快就射了,把裝有略帶體溫的精液交個岳母送到檢驗室,那是什麽樣的感覺啊,有木有啊同事們。

  在我住院的日子里,岳父母像我的親生父母般給了我無微不至的照顧,這讓我堅定了孝敬他們的決心。在做家務上我變的更加勤快,逢年過節更是給岳父母買禮物等。一家人關系十分融洽,大家似乎也淡忘了我在醫院的囧事,至少我是這樣認爲的,只有我女友那丫頭,在和我做愛時不忘調侃我說,老公,你得疝氣怎麽是蛋蛋變大了,下次要是得疝氣小弟弟變大了咱們就不去醫院了啊……于是引起了我更猛烈的抽插……岳母有肩周炎,這應該是很多醫生的職業病了,疼痛厲害的時候什麽藏藥止痛貼呀,按摩床都不起作用了,兩個肩膀硬的厲害。唯一的辦法就是我和岳父輪流給岳母按摩緩解疼痛,女友力氣小按不動,岳父不在家時主要是我給岳母按摩。

  那時是夏天,岳母在洗澡后穿著短袖睡衣側坐在沙發上,我站在后面雙手給她按摩肩膀,由于是剛洗完澡,加之夏天,岳母沒有穿胸罩,從上往下透過岳母的衣領我可以清楚滴看到岳母豐滿的乳房,不時還可以看到褐色的乳暈。我不知羞恥的弟弟又立起來了。幸會我是站在岳母身后,女友也沒發現我的醜態。

  岳母不知情,繼續由我邊欣賞她的乳房邊按摩。

  岳母相對還是比較保守,夏天的睡衣一般都是短袖,長褲的那種,女友也曾給岳母買過裙子式的睡衣,但很少見她穿。唯一一次見岳母穿睡裙是一個周末,我和女友跟朋友去附近的一個景點玩,當時說晚上趕不上車就不回家了,住一晚再回家,但后來遇到了同事,他們自駕來了,于是搭了順風車在傍晚趕回了家。

  5點多左右,我跟女友自己用鑰匙打開房門,女友著急去廁所,我邊自己走到客廳放行李,發現岳母一個人睡在沙發上,岳父還沒有回來。岳母當時穿著一件淺藍色的睡裙,也許是她以爲我和女友都不回來了,也沒在意,很隨意地躺在沙發上,她仰臥著,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一條腿伸直,一條腿彎曲著,兩腿間分開約30度的角度。睡裙靠外一邊搭在了大腿上方位置,米色的內褲一眼就可以看到,這件跟文章之前描述的那件不同,不是平角褲,是裆部一條不,其他部位都類似蚊帳類的布料,應該是夏天專用的那種款式。因此在陰阜的位置黑黑的陰毛清晰可見,加之睡覺時岳母挪動身體的緣故,她的內褲臀部位置向后拉起,以至于陰阜位置的網狀內褲被拉到了陰蒂的位置,因爲是夏天,5點鍾室內光線還非常好,從我站的角度可以清晰滴看到岳母陰蒂位置的微微凸起,大陰唇也隱約可見,貌似岳母的小陰唇一邊大一邊小,明顯可以看到一側的黑木耳凸起。

  我仔細滴偷看著,當時不是很擔心岳母醒來,前面已經說了,岳母夜間睡眠不好,因此休息時常在變天補覺。正當我想進一步觀察時聽到了女友沖馬桶的聲音,我急忙起身扭臉假裝收拾醒來。

  水聲吵醒了岳母,她吃驚地發現我在客廳里側對著她整理包包,她說你們怎麽回來了,我告訴她搭了順風車提前回來。岳母也同時發現了自己春光外泄,假裝隨意的樣子放下裙擺起身回到她的臥室,過了會她換回了那套保守的長褲型睡衣。不曉得岳母是否意識到了我的偷窺行爲畢業兩年后我和女友在父母的支持下又了自己的新房(說來慚愧,成了啃老族),在裝修結束通風半年后我以上班方便的名義就先搬了過去,因爲沒結婚,女友只是偶爾去過下夜陪我搞搞活動,大部分時間她還是住在父母家里。一天晚上我和女友住在新房子里,在大約九點多的時候突然停電了,檢查了很久才發現電卡內忘記了充值,被可恥的斷了電,這里要鄙視下電力部門,又是晚上電網營業廳早已關門。女友著急去網上查資料沒有辦法我們只得起身回岳母家。

  因擔心他們已睡下吵醒他們,我和女友小心翼翼地用鑰匙打開門走了進去,門廊和客廳的燈都在亮著,只見岳父在書房里電腦上斗地主,而沒見岳母,想是她已經睡下,我們小聲滴跟岳父問了聲好,女友便去和岳父搶電腦。我換鞋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這時聽到岳母說XX(岳父的名字),你在跟誰說話?

  順著岳母的聲音望去,在正對著客廳衛生間里,門是敞開著的,看到了讓我熱血沸騰的一幕,岳母正蹲在衛生間,下身完全裸露著,屁股高高的翹著,身下是個小塑料盆,岳母的一只手正拿著個小毛巾累的東西在陰部位置清洗著(南方的女性好像都有這個習慣,在冬天即使不是每天都要洗澡,但是一定要泡腳洗臉洗屁屁(私處)的。正值冬天,家里沒有暖氣,客廳的櫃式空調開著,這樣其他房間也會暖和但不干燥,也許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加之家里也沒別人,岳母就在開著衛生間的門做陰部的清潔工作)。

  當時岳母的上身還在穿著保暖內衣,下身卻一絲不挂,白白的屁股高高滴翹著。我的突然出現讓岳母又點措手不及,在我看岳母的同時她也向我看過來,目光交錯時大家都楞了一下,在在遲疑瞬間我清晰地看到了岳母裆部的黑色,在白花花的臀部及大腿間那團黑色極度耀眼。岳母慌忙其實想關上衛生間的門,大家知道,一般衛生間門都是向內開,那是主臥的小衛生間,岳母當時所在的位置正好把門擋在了背后面,要關門岳母需要先往里移動下才能把門關過來,也許是慌亂中忘記了這些邏輯關系,由于背對著門岳母急于關門幾下都沒成,她急忙轉過身來半蹲著身子雙手推門同時往后移動,也就是這時,我從正面看到了她的陰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