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小说故事网

情书小说 > 小说 > 正文

干姐姐?干姐姐!?

小说 154 ℃ 字体调整:

記得那個還是在初中升高中的一個暑假。

  報名參加了一個銜接班,里面有剛剛初中畢業的,也有高中的,反正是魚龍混雜,什麽樣的人都有。

  有一次去得晚了,很不情願地朝教室后面走,幸好,后面有一個美女,坐在倒數第二排,可惜她邊上已經有人了,只好坐她后面。

  坐定后看那美女,不算很細致的那種,但是很耐看,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開始上課了。大概是老師叫我們拿什麽書吧,美女回過身那她的包包,這一回不要緊,卻讓我吃了一驚。

  原來,可能由于是天太熱,又在幾十個人的沒有空調的教室里上課,她竟然沒有戴胸罩,而且又是很薄的絲質的衣服,兩粒深色的點點就這麽暴露在的我的面前。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地就站了起來(我很奇怪我當時很淡定地沒有摸上去~~)。可惜那只是瞬間的事情,她就已經轉了過去。

  但是更驚人的還在后面。她拿了書之后把包包放在了桌肚里,她的整個背后我都可以看見了。

  我先是確定了,她確實沒有戴胸罩。當我的目光下移的時候,卻發現了我一生中第一次見到的東西——露股溝的低腰牛仔褲。

  當時這種東西絕對還沒流行,能在這樣近的距離(最多50cm)如此仔細地看著一個美女的股溝,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也不知道我是怎麽想的,就把我老早挺得要爆掉的雞雞掏了出來(最后一排就我一個人,運氣實在是他媽的好!),拿了張紙巾,一邊看著她的股溝,一邊幻想著她的美胸,三下兩下就射了。

  我那天肯定是瘋了,射完了寫了張紙條:“姐姐,你的屁股真美,胸前兩點也美!”卷了一卷就塞在了她的股溝里(后來想想,這麽前衛的美女,一定是故意給人看的,人家不誇她她才不爽嘞!)

  一等我塞了紙條進去,那美女猛地一回頭,嚇了我一跳。

  不過她也沒說什麽,摸了摸后面就取出了紙條。

  我看著她的反映,她好像在我的紙條上寫了什麽。

  我這時候又做了一件很瘋狂的是,把我剛才打飛機的紙巾也塞進了她的股溝。

  她這次沒有回頭,就拿出了紙巾,聞了聞之后扔在了包包里面。

  過了一會兒,她把紙條傳回給了我,上面多了一句她寫的話:“小色狼!姐姐還有更美的!”

  看著她清秀的字迹寫出這種挑逗的話,我剛剛射玩的雞雞又立了起來。

  正當我還在思考該給她會什麽話的時候,她的一個舉動差點沒讓我狂噴鼻血——只見她的褲帶一松,本來露出差不多3cm的臀溝一下擴大到了5- 6cm,這還沒完,然后她微微站起(說半蹲比較恰當),雙手抓住褲子,慢慢地褪了下去……

  天哪!我竟然碰到了一個淫蕩的美女。

  她也夠大膽的,邊上有人她照樣敢做!

  不過她似乎也意識到了旁邊的女生好奇的一轉頭,隨即把她的包包拿出來隔在了她和她旁邊人的中間(忘了說了,我們都在最右面靠牆,所以她只有左邊有人)

  很顯然,爲了低腰褲的美感,她也沒有穿現在流行的丁字褲。

  她褪下低腰褲之后沒有馬上坐下,而是半蹲著不停地扭動這臀部~~于是乎她的整個大屁股就在不到我面前50公分的地方誘惑著我。

  OH MY GOD!!!

  看到這種景象再不射我就不是男人了!

  這次我摒棄了紙巾,射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我沾滿精液的手掌穿過了桌子、椅子的縫隙,把我剛才射出的精液都抹在了美女的美臀上~~當我躲在桌子下面往她屁股上抹精液的時候,發現她的左手在褲裆中間一起一伏……她也在手淫啊!!!

  于是我繼續撫摸著她的美臀,直到她突然一陣戰栗地到達了高潮~~她趴在桌上休息了一會,卻沒有把褲子拉回去,然后我也就一直趴在桌子上欣賞她的美臀,我的精液讓她的美臀閃閃發亮,更平添了幾分誘惑力。

  總之那節課我在射了兩次之后還是一直堅挺,那節課也就不知道老師在講什麽了。

  終于下課了,她等邊上的人都走光了之后,拉上了褲子,扔給了我一張紙巾——那是沾滿了她淫液的紙巾啊(原來她拿了我的精液紙巾,用這個來交換了)我本來像叫住她,問問她叫什麽名字,可是她頭也不回地走了。

  反正還有很多節課呢,我想,以后有機會,再找她好好玩玩!!!

  過了兩天又要上課了。

  課堂里人不是很多,因爲有些學校已經提前開學了。

  但是那個淫蕩美女還是坐在老位置。于是我也毫不猶豫地又坐在了她后面。

  坐定后我仔細觀察了下她——

  她今天穿了一件鵝黃色的連衣裙,很短,估計剛剛能遮住屁股。

  她雪白的大腿就整個得露在了外面,實在是誘人。

  連衣裙的吊帶很長,也就是說,她一小半美麗的背部和脖子都露在外面。

  可惜的是,今天她穿了胸罩,不過爲了美觀,是那種沒有肩帶的。

  還好,從她的腋下,我還是能看見她乳房的一小部分。

  上課了,不一會兒我就昏昏欲睡(熱且沒有空調)。

  于是我決定找點事情做做,給前面的美女寫了張紙條:“姐姐,幫我消消暑吧!?”

  幾分鍾后她傳回了紙條:“小色鬼,又要干什麽?”

  我答道:“當然是干你咯!”

  這次她沒有傳回紙條,我卻等待著她的淫行。

  她果然沒有令人失望。

  只見她把連衣裙撩了起來,下擺圍在腰間,于是她的整個下身都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她穿得是一條紫色鑲蕾絲邊的內褲,雖然沒有丁字褲誘惑,卻也別有風味。

  接著她把紙條傳回來,上面寫道:“這樣可以了吧?”

  我沒有理她,而是掏出了雞雞。

  但是這個鬼天氣也實在惡心,搗鼓了半天雞雞還是軟趴趴的。

  看著她雪白的背和脖子,我突然興起,一把把她的連衣裙的后面拉下來,露出了她胸罩的搭扣。

  我麻利的解開她的胸罩,她的胸罩一瞬間就滑了下去。

  她趕緊用手捂住胸部,回頭瞪了我一眼。

  我以爲完了,沒想到她也沒說什麽,反而把手從衣服的下擺伸進去,把胸罩拿了出來。

  她的胸罩也是紫色帶蕾絲邊的,相當誘惑。

  她把胸罩放在了邊上的椅子上,我一不做二不休,一探身把她的胸罩拿了過來。

  她並沒有阻止我,反而作出了更大膽的舉動——只見她雙手抓住內褲的邊緣,慢慢把那條蕾絲內褲褪了下來。

  這還沒完,她一邊脫內褲,一邊挺動著屁股,就像是那天脫低腰褲是的翻版她把內褲褪到膝蓋的位置,就不再有動作,卻傳過來了一張新的紙條:“我們一起爽吧。”

  我從背后望著她,看看她到底要如何個爽法。

  爲了看清她在干什麽,我稍稍站起了一些——我看見她在筆袋里翻翻找找,難道說……

  果然,她從筆袋里拿出一支很粗的圓珠筆,左手就向胯下摸去——她這次竟然要用圓珠筆手淫!

  她微微站起,右手搓了幾下乳房,左手在下身摸了兩把,就把圓珠筆對準下身,很順利地插了進去。

  “靠!果然這個騷貨已經不是處女很多年了!”我心里想著,眼睛里看著,手上卻拿著她的胸罩開始套弄著我的雞雞。

  再看那個騷貨,一支圓珠筆在陰道里進進出出,伴隨著她下身的挺動,我多麽希望我的雞雞就是那只圓珠筆啊(當然不希望像它這麽細啦)。那個騷貨看來是個老手了,不一會整個背部一片紅暈,煞是好看,臉上更不用說了,她趴在桌上,半閉著眼睛,顯得有些迷茫,不過玉唇微啓,顯然已快要高潮了!

  果不其然,隨著她的一陣抽搐,我看見她屁股不停地用力,就這樣她到達了高潮。

  也就在這時,一股濃濃的精液自我的雞雞噴湧而出,射在了她的胸罩上。

  完事之后,我看著她慢慢地從陰道里抽出圓珠筆,圓珠筆上亮晶晶的,顯然是她的淫液。

  我傳紙條給她說:“把圓珠筆給我,胸罩還你。”

  我從桌子下面的縫隙把她的胸罩遞了過去,並接過了她自慰用的圓珠筆。

  拿過了圓珠筆,我先是聞了聞,覺得也是有一股腥味,但是顯而易見的,這種味道很能挑起性欲。

  我吮吸著那支圓珠筆,直到把她的淫液添得干干淨淨,卻看見她正在用手把她胸罩上我的精液收集起來,然后“滋溜”一下都吸入了口中,隨后假裝有東西掉在了地上,躲在了桌子下面戴胸罩。

  她戴胸罩的時候面對著我,我終于第一次看見了她裸露的乳房——不算很大,但一看就是彈性很好的那種;乳頭還是很粉嫩的,看來她挺注意保養得。

  同時,她還沒有拉上內褲遮掩的陰部我也可以看見,但不真切,只是隱隱約約覺得,她的陰毛很多但也很整齊,顯然經過了修整——“姐姐,你果然很騷嗎!”

  我挑逗著對她說道。

  “噓!不要說這麽響!”說完她已經整理好了衣服,趁著坐到座位上的動作順勢拉起了內褲。

  之后我們就沒說什麽,因爲今天我射的很激情,幾乎沒什麽力氣了。

  終于下課了,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她站了起來,但我還坐著,因爲我實在是有點虛脫。

  她的衣服顯然很淩亂啊,連衣裙已經起不到把胸罩藏在里面的作用,下擺也都是翻上來的,露出了她的內褲。在昏暗的燈光下,我還是可以看見她大腿內側的液體殘留的印記。

  這個時候我再也忍不住了,伸手就朝她的私處摸了上去,她倒也沒有躲閃,只是有意識地把大腿夾緊了一些。這樣我反而更爽了,因爲手臂已經不需要用力,有她夾著我就可以了。

  我用手指在她的私處摸了一會兒,她突然很急地轉過身去——我的手指都差點扭斷——

  原來看門的老大娘來了:“你們怎麽還不走啊,這里關燈了!”

  我聽那老大娘的語氣,似乎並沒有發現我們的淫行,就很淡定地說:“好吧,我們馬上走。”

  那騷貨也說:“嗯,我們現在就走。”

  于是,我把雞雞塞回褲子里,手依舊放在騷貨的兩腿之間,和她依偎著從那老大娘面前走過。

  那老大娘有些詫異地望著我們,卻也沒說什麽,就是搖搖頭,也跟著我們走了。

  走出學校的門,我的手在她的私處摸了也有十幾分鍾了,突然覺得一陣濕熱——她竟然被我摸出了高潮!

  然后她的身子一下子癱軟下來,倒在我的懷里。

  她大概比我矮一頭,確實有一種小鳥依人的感覺啊。

  看著她美麗的臉龐,我實在禁不住誘惑了,低頭在她的唇上印上深深的一吻。

  在這個長達數分鍾的吻之后,她親親推開了我,說道:“今天就玩到這里吧,下次坐在我邊上吧。”

  說完就有些蹒跚地走向她的電瓶車。

  我本想拉住她的,但轉而一想,既然她已經讓我繼續玩下去,我又何苦打斷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