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小说故事网

情书小说 > 小说 > 正文

年輕的繼母

小说 123 ℃ 字体调整:

立人是一家證券公司的職員,今年才剛從大學畢業,他之所以在大學畢業之后,就馬上地到這家公司上班,這完全是因爲她的繼母﹍麗芙的緣故!  

  自從立人在17歲的那一年,母親因爲車禍去世之后,才相隔不到兩年的時間,父親又再度迎娶了,這一位才大他3 歲的美麗女子;雖然,麗芙對立人十分友善,而且也很照顧他的生活,可是因爲兩人在年齡上,實在是相差太少的緣故,所以一直讓立人無法接受,這樣一位年輕貌美的嬌柔女子,竟然成爲自己繼母的這個事實。  

  尤其是,當父親在去年的夏天,也因爲意外的空難,不幸地離他們之后,立人幾乎對這個家,已經完全沒有留戀了;所以,他在晚上回家的時候,立人除了換洗、睡覺之外,便到芳茹的證券行里面工作。  

  芳茹是立人母親的干妹妹,從小對于立人就非常的親近,而且在他的母親過逝之后,立人就更把芳茹,當成了母親的化身;所以,當立人在大學畢業之后,芳茹就替他在自己的公司內,安排一份輕松的工作,好讓他能夠去自食其力。  

  其實,父親所留下的遺産,已經足夠立人一生的衣食無缺,但是他卻並不在乎金錢,畢竟父母親已經不在了,就算有再多的金錢,也買不回他們,現在立人唯一的願望,便是讓日子過得非常忙碌,好讓自己能夠忘記一切心事。  

  又結束了一天的工作,當立人回到家的時候,都已經是十二點了,因爲今天的股票沖破一萬點,芳茹決定帶公司的全體員工,到餐廳里面去慶祝一番,萬萬沒有想到,大家在又吃、又唱之后,竟然就拖到了半夜三更。  

  立人取出了家中的鑰匙,輕輕地將家門給打了開來,只見屋內是靜悄悄的,只有客廳的小燈,還在微弱地閃爍著,立人又看見在飯桌上面,還留有一些飯菜,知道這是麗芙爲自己所準備的。  

  此時在立人的心中,不免有一絲愧疚,因爲麗芙每天都爲自己準備飯菜,但是立人卻很難得地,會陪她吃一頓晚餐,他總是草草地填飽肚子之后,就一個人呆在房間里面,雖然麗芙總是這麽有心,但是立人卻不領情。  

  立人心想,麗芙也是夠可憐的了,還不到三十歲就守寡了,難得她還能夠守住這個家,所以在內心的深處,立人很感激麗芙爲自己所作的一切,只不過生性叛逆的他,卻無法表達出心意,立人只希望麗芙能夠去原諒,他這種別扭的怪脾氣。  

  跟著,立人便蹑手蹑腳地走上了二樓,因爲當時的時間已經很晚了,他不想將麗芙給吵醒了,可是當他經過麗芙的臥室時,卻突然聽到一絲微弱的聲音,他不禁好奇地將耳朵,貼近在房間的門板上,立人便聽到從門的另一端,透出一股急促、嬌媚的呼吸聲,好像是一個正做著劇烈運動的運動員。  

  「呼!…呼!…嗯!…嗯!…啊!…啊!…」聽起來,這又像是身體不舒服,而發出呻吟的感覺,立人不禁地擔心麗芙,她是不是覺得身體不舒服,但是卻又不能下定決心,自己到底要不要進去看看,立人在想了一下之后,決定還是先觀察一陣再說。  

  這時候,聲音變得更清楚了!  

  「喔!…喔!…喔!…啊!…啊!…啊!…」跟著,立人將他的眼睛,貼近了門把的鑰匙孔,努力想往里面看去,接著透過房內的暈黃光線,只見麗芙正趴在床上,而且她此時的姿勢,好像是一條母狗一樣;她那渾圓、結實的高翹粉臀,給高高地翹起來,兩個豐滿、白嫩的乳房,就像是廟宇里的大鍾一樣,誘人地垂挂在麗芙的胸前,一頭烏黑的秀發散亂、飛舞著,這跟麗芙在平日的時候,總是衣容整齊的模樣,是完全地判若兩人。  

  而且令人吃驚的是,麗芙竟然正在用她的小手,不時地去用力搓揉著,她那飽滿的高漲奶子,並且還不時地用纖纖的手指,去摳弄著自己的陰部,接著就從她的小嘴里面,發出了一陣陣的嬌喘、浪啼聲;但是,最令立人吃驚、興奮的是,麗芙在自慰的時候,心中所幻想的對象,口中所呼喊的情人,竟然不是立人過世的父親,而是平時對她十分冷淡的自己!  

  「嗚嗚!…我的…我的立人啊!…唉唷!…你…你肏得人家好…好爽唷!…唔唔!…肏得人家…唉唷!…真…真的好…好爽喔!…我的好…好人啊!…唉唷!…你…你真的要…嗚嗚!…要肏死人家了啦!…啊!…喔唷!…」因此,感覺再怎麽遲鈍的立人,也明白了麗芙的心意,心中再跟著比對,麗芙平日對自己的無微不至,以及她在親朋好友的鼓勵、規勸之下,面對大排長龍的仰慕、追求者,卻一直依然不肯再嫁的真正原因。  

  立人也明白了自己,一直刻意地逃避著,那攝人的誘人眼波,居然隱藏著如此的深情,而在滿心的感動下,立人不禁入神聆聽著,麗芙所發出的誘人呼聲。  

  「啊唷!…人家…人家不管了啦!…喔唷!…快呀!…嗳唷!…再快…快一點啊!…嗚嗚!…立人呀!…噢唷!…你…你就肏死姊姊吧!…啊呀!…人家…人家真的要…要死了啦!…喔唷!…嗚嗚!…」那種聲音是斷斷續續、輕輕柔柔的,只見麗芙現在的表情,卻充滿了一種淫穢的感覺,就好像是A 片中的女主角一樣淫蕩;立人在看著看著之后,他在褲裆里面的大雞巴,竟然開始漲大了起來,自己竟然對麗芙的舉動,産生了生理的反應,使得立人也嚇了一跳。  

  本來,立人是想要回房去,但是卻又禁不住心里的渴望,所以便目不轉睛地,盯著麗芙的一舉一動;只見,麗芙突然地一個翻身,成了一個大字型,正面地躺臥在床上,而且她那纖細的白嫩手指,卻仍然在忙碌地進出著,嬌嫩欲滴的鮮美小屄,並且還不停地揉弄著充血陰唇。  

  突然,麗芙的手掌,便緊緊掐住了一個飽滿的高聳奶子,同時她那嬌美的完美身體,突然像是痙攣似地,高高彎弓了起來,口中更是嬌喘噓噓,像是非常痛快一般。  

  「哎呀!…肏死人的…好哥哥!…啊!…啊!…喔!…你這個…狠心的小冤家!…嗳呀!…人家被你給…啊呀!…給肏死了啦!…我的好丈夫唷!…嗚嗚!…人家上勁啊!……喔!…丟給…大雞巴哥哥了啦!…噢唷!…嗚嗚!…」終于,麗芙停止了一切的動作,躺著一動也不動!  

  立人不禁屏住了呼吸,目睹著這一切,他那粗長的大雞巴,則是腫脹地感到了疼痛,立人不禁趕緊地,逃回自己的房間,將身體給埋在棉被中。  

  但是,在立人的腦海里面,麗芙那一身豐滿的美妙胴體,以及她那充滿風騷、狂浪的迷人模樣,一直使得立人是輾轉難眠,他終于忍不住地將雙手,伸入下體的地方,開始用力套弄著自己的雞巴,直到射出了一大股,熱騰騰的精液之后,這才昏昏地睡去。  

  自從在無意中,立人發現麗芙自慰的舉動之后,他就開始注意到了,她那誘人的嬌軀;其實,麗芙擁有一張極爲美豔的臉孔,再加上那一對彎彎、長長的柳眉,亦即誘人之極的杏眼桃腮,而且她那誘人雙唇,是那樣地紅潤、性感,加上一頭烏黑的秀麗長發,有如飛瀑直泄一般地令人眩目。  

  而且,麗芙今年才二十七歲而已,所以依然擁有著一對,堅挺、豐滿的傲人雙峰,和平坦、白嫩的柔軟小腹;雖然立人也知道,麗芙畢竟算是自己的長輩,不該對她存有亵渎的思想,但是立人只要一想起在那天晚上,麗芙那種狂浪、風騷的浪勁,他那胯下的雞巴,就會不由地膨脹起來。  

  熊熊欲火的煎熬,真是讓立人覺得痛苦極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辦;尤其是,每當立人和麗芙單獨地,相處在這一間大屋之下的時候,他便極度地渴望著,有這麽一具成熟、誘人的女體,可以來安慰自己的欲望,這種極度的渴望,就有如地獄之火一樣,燒痛了立人的全身。  

  因爲今天是星期日,照例公司休息一天,所以麗芙特別爲立人準備了一頓,極爲豐盛的早餐,但是麗芙也知道,立人很難得會和自己一起共進一餐,所以當她上樓來,要去叫醒立人起床用膳的時候,其實並不抱持任何的希望,但是立人卻下樓來,並且和自己共進了早餐!  

  于是,麗芙一副十分高興的樣子,簡直像是中了獎券一樣,這是自從立人父親死后的頭一遭;所以,麗芙爲了表示自己的友善,就頻頻地往他的碗里挾菜,而立人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用眼角的余光,猛往麗芙坐的方向偷看著。  

  只見麗芙卻是依然保持著,她那端莊的賢淑模樣,這和那天的晚上,立人所看到的狂野美人,絲毫無法聯想在一起,而立人卻不禁幻想起,在她那衣服下面的美豔女體,胯下也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喔!…立人呀!…嗯!…你要不要喝杯果汁,早上喝杯果汁,對身體很好喔!…」立人無意識地回答:「嗯!…」于是,麗芙便站了起來,走到冰箱取出一盒飲料,來到了立人的身旁,便倒了一杯滿滿的果汁給他;但是,麗芙卻絲毫沒有發覺,她那衣領因爲過份的寬松,使得自己碩大的高聳乳房,已經是呼之欲出,高興地爲立人的雙眼服務著。  

  立人便透過麗芙的衣襟開口,不經意地看到了,他所夢寐以求的女體,如今已經呈現在自己的眼前,心中更是一陣悸動:只見,她那小巧的嫣紅乳頭,正完美地鑲嵌在白豔、飽滿的肉球上面,而且還有幾條暗青色的血脈,正在肆意地散布著,並且在一道深聳的乳溝之中,竟有一顆血紅色的誘人小痣。  

  而且麗芙那一對傲人的豪乳,因爲大幅度的動作,正在激烈地晃動著,立人從未在如此的近距離,看到過異性的肉體,而不禁地感到頭部有點暈眩,大雞巴更是脹痛地難受極了。  

  好不容易地,在吃完這一餐之后,立人非但無法像以前一樣,平靜地在他的房內聽音樂、看書,反而更加深了,對于麗芙誘人身體的企盼,立人終于奈不住欲望的沖擊,便悄悄地走到了麗芙的房門前,希望能夠稍微疏解一下,心中的滿腔欲火。  

  當立人來到了麗芙的房門前,正側耳傾聽房內的動靜時,就從她的房間里面,似乎傳來了一陣的汲汲水聲;于是,立人大膽地將房門推開了一些,並且藉由透過的門縫,猛往里面窺伺著,而當立人發現到了麗芙,正在淋浴的時候,他不禁抛棄了一切道德規范,迅速地潛到浴室的門扉,並且將身體伏了下來,就經由門板下的透氣百葉窗,猛往里面偷窺著。  

  這時候,一雙纖細的腳踝,最先映入立人的眼簾,只見她那每一根的腳指,顯得是如此的優美,並且都還均勻擦著鮮紅、誘人的蔻丹,當麗芙一身雪白的肉體,出現在立人眼前的時候,他那原本就強烈跳動的心髒,幾乎就快要跳出胸膛了。  

  在一雙修長的粉腿中間,挾著一撮柔順、烏黑的亵毛,便在水流的沖激之下,閃耀著迷人的光輝,麗芙把那迷人的大腿擡高,並且放在了浴缸的邊緣,接著就用她的右手,撥開了兩片肥沃的鮮嫩陰唇,努力地清洗小屄中的汙垢。

  只見,麗芙將手上的蓮蓬頭,對準陰道口沖擊著,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之下,使得她那一張豔麗的俏臉上面,流露出了陶醉的神情,而此時立人的心中,也跟著升起了一股邪念,立人極度想要用自己的舌頭,舔遍她那身上的每一寸肌膚、她那誘人的小嘴唇、她那飽滿的高挺乳房,還有她那美妙的小嫩屄。  

  此時,立人想要將自己的大雞巴,狠狠地插入她的淫屄之中,插進子宮的最深處,因爲如今只有麗芙可以去撫平,他那胯下高昂的粗長雞巴,也只有她那蜜屄中的淫水,才能夠澆熄立人胸中的欲火。  

  當立人正處于性亢奮之際,麗芙卻突然地將門緩緩地打了開來!  

  當麗芙見到了立人,正蹲在門旁的時候,不禁著實地吃了一驚,尤其是她見到了,立人已經褪下他的短褲,以及在立人的手中緊握的大雞巴時,她更是吃驚地不知所措,不禁反射性地驚呼一聲;立人在聽到了麗芙的叫聲之后,這才從淫想之中清醒過來,而當他看到麗芙,正盯著自己那一根高漲的雞巴時,便羞愧地穿上褲子,匆忙地奪門而出。

  之后,立人一連好幾天都沒有回家!  

  一日,立人在吃完午餐,回到公司工作的時候,卻從電話的留言里,接到了麗芙要他晚上回家吃飯的訊息。  

  尴尬害怕都沒用,事情總是要解決的!  

  鼓起勇氣回到家中之后,看到除了滿桌的飯菜之外,麗芙更是經過了一番刻意的打扮,便將她那嬌豔的面孔、誘人的身材,裝扮地格外迷人。  

  這一餐下來,雖然他們沒有任何的交談,可是立人總是不經意地發現到,麗芙不時掃來的深情眼神,而且每次她和立人的眼神,不經意地交會時,麗芙總是會嬌羞地低下頭去,她那一副欲拒還迎的嬌媚模樣,又再次地讓立人的欲火,急速地高升起來。  

  在飯桌上面,麗芙還特別準備了一瓶白蘭地,于是在用完晚餐之后,他們倆人便無言地對酌著;在過了一會,經過酒精的充血作用之后,麗芙原本雪白的俏臉上面,已經泛起了一陣誘人的紅暈,就在微微的燭光之下,極度地引人遐思。  

  面對如此美麗的佳人,立人終于鼓起了勇氣,向麗芙告白:「喔!…麗芙!…唔!…我…我一直!…嗯!…我一直都在暗戀著你!…喔!…我……」話都還沒說完,麗芙就阻止了立人:「唔唔!…立人!…嗯!…我…我早就知道了!…哦!…因爲你…你每次…哦!…每次看人家的眼神…唔唔!…都是那麽地!…嗯!…而且人家…人家也是一樣!…哼!…不然!…噢!…你…你想我爲什麽…喔!…爲什麽一直都沒有想再婚啊!…」在聽到了這一番動人的情話之后,立人忍不住地站了起來,緩緩走到麗芙的面前,跟著就一把將她給拉了過來,而麗芙也順勢將她那豐滿的身體,深深地依偎在立人的懷里;在迷人的燭光之下,讓人深深地感覺到,此時在麗芙的身上,有著一種誘人的魅力,一種讓男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軟玉溫香抱滿懷,立人不禁有了一種飄飄然的感覺,接著就拿起桌上的酒杯,在喝了一口酒之后,便俯下了他的頭部,想要把在嘴里的白蘭地,送到麗芙的小嘴里。  

  這極爲挑逗的動作,使得麗芙柔媚地嬌呼起來說:「喔!…你…你這個小壞蛋!…哼!…也不怕髒!…喔!…你欺負人家啦!…嗯!…人家不來了!…噢!…」但是,麗芙還是極爲順從地,一口一口吞下了,在立人口里的白蘭地,接著他們倆人一陣深情的熱吻,客廳里面處處地散發著一種極度誘人的幽香;在這種極爲挑情的氣氛之下,立人不禁開始毛手毛腳起來,弄得在他懷中的麗芙,也不住地輕輕扭動著,她那一身豐滿的完美身軀。  

  此時,在麗芙的小口中,開始哼哼有聲,小嘴巴雖然說是不要,可是她卻一直把嬌柔的身子,猛往立人的身體緊靠,而立人也讓麗芙的這種浪態,給剌激地有點受不了;到了此刻,立人知道已經是時候了,便一把將麗芙給抱了起來,跟著就到了房間里面,在三扒兩撥之下,他便輕輕松松地脫下了麗芙的外衣。  

  但是,那殘存的一絲道德觀念,使得本就已經意亂情迷的麗芙,卻突然地清醒過來,便一手緊捂著她那早已濕答答的小屄,而另一手卻緊緊地抓住立人那一根蠢蠢欲動的大雞巴。  

  跟著,麗芙嬌媚地白了立人一眼,嬌聲瀝瀝地說道:「啊呀!…不…不可以呀!…立人啊!…喔!…人家…人家的身體…嗯!…可以讓你摸!…嗯!…讓你玩弄!…喔!…而且姊姊也…也喜歡你…唔!…你那樣做呀!…」「嗚嗚!…但是你…你不可將你的那個…給…給放進人家里面去啦!…嗯!…萬一!把人家的肚子…嗯!給搞大了!…那…那你叫人家…喔!…怎麽出去見人呀?…」  

「唉呀!…我的好姊姊呀!…呵呵!…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老早就愛上你了!…嗯!…你知道我盼望這一天…嘿!…已經有多久了嗎!我的麗芙呀!在你肯讓我去吻你的那一刻起!…哦!…你就該知道這種事…只是遲早的事!……難道你不願意…讓我來好好地,疼愛你的身體嗎?」面對立人那種火辣辣的表情,麗芙不禁是既驚又喜,她原來以爲這一切,只是立人的性欲作祟而已,麗芙萬萬沒想到,立人早已經將自己是他所深愛的人了。  

此刻她那空虛已久的成熟身體拒絕嗎? 不!  

  丈夫死后的每一個冷清夜晚,已經讓麗芙怕透了,她是一位正常的女人,絕對地需要男人的滋潤、憐愛;而此時在自己的手中,就正握著情人的那一根炙熱無比的大雞巴,這就像是一道催命符,讓她忍不住地回想起,那種遺忘已久的動人滋味。  

  麗芙被立人調弄多時的小屄,此時又偏偏不爭氣地,就在那里陣陣地痙脔著,似乎爲自己的膽怯,而感到相當地不耐煩,所以方寸已亂的麗芙,終于跌入了欲念的泥淖!  

  在不久之后,麗芙輕輕地歎了口氣,便將她那通紅的俏臉,給微微地轉向一邊去,接著就不再說話了,而立人也發覺了麗芙,她那原來緊抓住大雞巴的小手,也不再使勁了,這讓立人明白了,只是她礙于女性本有的衿持,不敢松手罷了。  

  在明白了麗芙的心意之后,立人慢慢地撥開了她那已經毫無力量的小手,並且還靠近了她的耳旁說著:「好姊姊呀!……你就別想那麽多了啦!……現在,就讓我們做一回夫妻吧!…」就在此時,立人便將徘徊已久的雞巴,去緊抵著麗芙的屄口,並且不停磨擦著,面對這種要命的磨擦,麗芙最后一絲的道德防線,也給徹底地磨掉了;于是,她那原來是要去阻止立人的小手,這會兒卻搭在他的屁股上面,並且還不時地又摸、又按,似乎在有意無意地,催促著立人要趕快進港。  

  只見麗芙俏麗、漲紅的粉臉,她跟著吃力出聲道:「嗨!…我的小冤家!…嗯!…你…你就進來吧!…啊!…這就算姊姊…唔唔!…前輩子欠你的啦!…唉!…如今只希望你…哼!…你會永遠地記得…你剛剛所說的話!…立人呀!…你可千萬!…別辜負了人家呀!…」聽到了麗芙的這一番話,立人好比大赦一樣,便加快手腳的動作,就在不久之后,麗芙身上所僅剩的,那一套粉紅色、蕾絲邊的內衣褲,就被立人給剝了精光,把她弄得像是一個,去了殼的荔枝一樣。  

  多年孤寂的歲月,並未在麗芙誘人的胴體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那吹彈得破的白嫩肌膚,仍然像是處女一般的光滑,並且散發出了迷人的氣息,一對豐滿、高挺的雙乳,依然是令人垂涎欲滴,而一片烏黑的柔軟陰毛,則是將她那濕潤、嬌嫩的陰戶,顯得是更加的脆嫩,而且還微含著些許愛液的屄口,似乎正在熱切地招呼著立人!  

  已經久久未曾經曆這種陣仗了,麗芙不禁羞得用自己的雙手,掩住了她那通紅的俏臉,靜靜地等候著立人,來享用自己成熟、豐滿的美妙身子;麗芙覺得在此時此刻,自己就像是一頭待宰的羔羊,而立人就則是一頭,即將來撕碎自己的饑渴野狼。  

  當自己緊合的雙腳,被立人無情扳開時,麗芙便知道了,這只一只欲火燃燒的野狼,就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時,立人就已經將粗壯的身體緩緩地壓了過來。麗芙可以感覺到,立人那一股灼人的沖動已接近沸點,他挺動著猙獰的粗大雞巴,在麗芙的嫩屄口里,急切地尋找著屄口;麗芙鼓不起勇氣,去抓著立人的大雞巴,往自己的小屄里面塞去。

  聰明的立人禁喜不自禁地沈下了屁股,便順著那一灘滑不溜丟的淫水,讓自己粗大的硬龜頭,擠開了麗芙已經封锢數年的小屄,並且就沿著那緊窄、彈性十足的小路,深深地一下肏到底。  

  「啊!…好哥哥!…人家受不了啦!…嗯!…對!…唔唔!…快肏呀…難受死了呀!…愛死你了啦!…喔唷!…好棒呀!…啊!…」在恍恍惚惚之中,麗芙的整個淫屄突然地遭到立人的強力撞擊,使得她不禁緩吐了一口氣,滿足地浪叫了出來,享受那巨大生猛的雞巴,所帶來的幾絲疼痛和無比快感。  

  麗芙就在這一瞬之間,受到了四周淫亂氣氛的感染,使得麗芙此刻的心境,就有如遭到惡靈蠱惑一般,她想到自己能爲立人去完成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而感到十分得意,不禁激動不已。  

  立人眼看身下的美人,開始輕搖著她那纖細的小蠻腰,立人突然地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縱橫戰場的的無敵大將,而跨下這一位呵氣如蘭、嬌媚入骨的大美人,正在等待自己去恣意地探索、享用。  

  「喔唷!…啊呀!…對了!…嗯!…就是那里!…唉唷!…再…再大力一些嘛!…啊!…嗯!…姊姊我…我真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啊!…唉呀!……喔!…好弟弟呀!…嗚嗚!…你再快一些嘛!…啊唷!…用力肏!…啊!…喔!…」麗芙的不停地浪叫,立人的屁股就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擺動,而且他的每一次的猛肏,都深深地肏進麗芙的小嫩屄里,把這位空虛多年的美人,給肏得是骨頭都要散了,一副欲仙欲死的滿足模樣。  

  嬌嫩、濕潤的小屄,在經過激烈的猛肏過之后,麗芙的心情,已經開始有了奇妙的變化;只見她不再羞窘地去掩住自己那滿足、愉悅的俏臉,反而像是知趣的好妻子,努力地去奉承、迎合著,丈夫給予自己的愛憐、恩寵。  

  「唉呀!…姊姊真的是……真是舒坦死了啦!…噢唷!…立人啊!…唔!…人家的小屄要…嗚嗚!…就要被你給…給肏穿了啦!…喔!…不行了啦!…噢唷!…美…美死了呀!…」麗芙將兩只纖纖玉手緊抓在立人的雙肩之上,奮力地挺動著自己的圓臀,來配合著立人的強烈攻勢,要將自己成熟的胴體獻給心愛的情人,成爲真正男人的新婚妻子。  

  麗芙微睜著一對迷人的媚眼,輕吐著幽蘭般的芳香氣息,享受著強壯情人的狠命抽插,以及那帶來的蝕骨、暢快的激情快感;在此時此刻,她早就已經忘記了,彼此在年齡和身份上的差距,她現在只明白了一個事實,就是自己已經離不開了。立人所給予的款款深情,只有心愛情人的奮力抽插,才能爲自己空虛的日子,帶來新的生命力。  

  于是,麗芙用盡了全身的氣力,來迎合著立人的攻勢,她將由衷的歡喜與滿足,化成了毫無顧忌的嬌啼、浪吟,以便可以釋放出她那滿心的感激,鼓勵著丈夫的不斷挺近,好讓彼此雙方都能夠,不斷地攀升到一個又一個的絕頂高峰。  

  「啊唷!…唔唔!…好…好爽呀!…嗯!…我的好丈夫唷!…哦!…你把人家…人家肏得好舒坦啊!…唉呀!…立人呀!…嗚嗚!…你…你肏得姊姊死掉了啦!…天啊!…嗯!…怎麽會…會這樣地美呢!…喔!…我的好老公呀!…你就…你就肏死小蕩婦吧!…嗳唷!……人家真的會…嗳!…會浪死啦!…哦!…快被你給肏死了啦!…啊!…喔!…」  

眼看著立人那張俊秀的臉蛋,好似有些承受不住,這種未曾有過的極度舒暢,而不停地喘息著,使得麗芙突然對于眼前的立人,産生了一股既愛又憐的情愫,在這一刻,仿佛正在自己身上馳騁、搖晃的野獸,已經不再是她的繼子,而是自己情債未償的前世愛人,只是上天用最荒謬的方法,讓他們一了未完的相思與愛戀。